Thank you for following me but I have nothing to say rly


橙黄的阳光从通向后院的拉门照进房间,影子被拉得长长短短。Cris蜷在沙发上眨了眨沉重的眼皮,往日的午后他应当散步消食,可室内空调被仔细地调到恰好的温度,温柔地接触着皮肤。餐厅有人在收拾碗碟,刻意放轻的动作让瓷器碰撞在一起的声音都催人欲睡。
是谁呢。
Cris转头越过沙发看着正在擦拭桌子的人。
啊,他有蓬松的头发,忍不住让人想想手指穿在其中的触觉。修长的手指握着桌布可真是浪费,下巴的胡渣在暖色光线中都那么柔和,嗯……看起来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些。可是为什么看不清他的脸呢?
他混混沌沌地想着。
做事如此周全的人真是可恶,再也不许请他来工作。
那人似乎收拾好了,向他走来,他赶紧缩回原来的位置闭上眼睛,背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,Cris想象白净的脚踝踩在羊绒拖鞋里。
一张薄毯被盖在他的身上,细细拉好。
我走啦,Cristiano。
看不见脸先生用好听的巴西葡萄牙语道别,Cris想要睁开眼睛告诉他自己没有睡着却如何也做不到,他感觉有什么触碰着自己的脸颊,也许是一个小心翼翼的吻。

Cristiano从梦中醒来,他没有躺在沙发上,下午的阳光也没有照进房间里。忽然门被打开,他听见轻轻的脚步声。

-

评论(1)
热度(15)

© Floyd | Powered by LOFTER